……

  此战不同于紫录天宫那一役,天宫中的一役欧楚阳是在拦阻众人,而众人为了追杀罗煜天根本没有与欧楚阳决一死战的想法。

  而这次不同,很明显,欧楚阳摆出的架势乃不死不休之局。

  拦阻与杀戮,完全是两个概念。

  想到这里,居云松冷傲的哼了一哼,森然道:“欧楚阳,难不成你想在这里与我等决一死战?”

  欧楚阳残忍的舔了舔嘴角,并没有反驳,而是诚然的认同道:“居云松,你猜对了,本宗正有此意。”他说着,勾了勾手指。

  至尊紫焰感受到主人的怒火,呼啸了一声飞回到欧楚阳的掌心之中……

  对面冰域帝首冷风寒冷笑连连,鄙夷道:“哼,大言不惭,你以为在紫录天宫中能够拦下我们,就天下无敌了?真是可笑,可笑至极。”众帝首纷纷露出嗜血的笑容,森然冷厉的笑声在群山之间回当了起来……

  寒风扫过雪地,扬起雪片纷纷,刺骨的寒意正有如在场众帝首此刻的心情,弥漫着杀机。

ag电脑客户端  欧楚阳手执紫焰神刀,划地一指,激起大片的雪花,如朱赤血色的双眸浑然一凝,愤恨道:“紫霄门上百万弟子,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尔等破了毒君塔不算,更是在天当群山设下灭神燃云大阵,屠戮我紫霄弟子,新仇旧恨,今天本宗就跟你们一并算了。”“哈哈~”居云松闻言狂笑了起来,天穹鞭同样的一甩,空间纷纷震碎:“欧楚阳,本帝本打算让你多活几日,没想到你自己找上门来,既然如此,今天你也别想活着离开了,就同你那紫霄门的弟子,一起留在这里吧。”早就有心合力铲除欧楚阳这个祸患,屹今遇在了一起,居云松也不想再拖下去。“就凭你们几个手中的传承神器吗?”欧楚阳丝毫不惧,眼中隐约闪过轻蔑之色。

  闻声之下,居云松微微讶然,不过他旋即讥笑道:“想不到你还有自知之明,过往数百万,你仗着手中的紫焰神器为祸天武,还真的以为有紫焰在手,你就天下无敌了。哼~,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传承神器的威力。”居云松说着,双眼一瞪,怒喝道:“各位,今天不用再留手了,先除掉欧楚阳,再杀了罗煜天,我们公平竞争天罚神戟。”“好。”岳山之子死于欧凡之手,早就对欧楚阳恨之入骨,居云松提议出声,他第一个站了出来,铁掌之中赫然多了一座mí你小山:霄擎山岳。

  “蓬~”紧接着,耀日一脚踏出,脚下烈焰阵阵,掌心之中拖着的正是火域传承神器焚灭火种:“欧楚阳,本帝一双弟妹尽丧你手,今天,我们就来个了断。”

  “蓬~蓬~蓬~蓬~蓬~”

  随着居云松、岳山、耀日同时站出,水柔、万柳、破军、冷风寒、古芒这五大帝首也都站了出来。

  一时间,天当山上空五彩斑斓呈现了出来,那刺目的光华便是连苍茫夺目的雪地之光都黯然失色了起来。

  八大帝首,八柄传承神器,尽皆呈现。

  欧楚阳见状微微一笑,不退反进的执刀跨出,这一步比起八大帝首所造的声势至少要强上一倍,砰然雷鸣炸响间,欧楚阳的身形忽然虚无了起来。两道流光突兀的出现,赫然便是那元冥血月轮和灭神金梭……

  三柄利器现世,欧楚阳气势大涨,周身杀气已然蒸腾到了极致……

  “也好,就让本宗先领教领教传承神器的威力……我到要看看,没有器魂的传承神器究竟能够厉害到什么地步?”

  欧楚阳这一出口,众帝首骇然色变。

  传承神器乃是天地根基,器魂并不在神器之内,而是暗藏这太古天地之中,此事除去少数界尊强者之外,他人并不知晓。如果欧楚阳一语道出众帝首的要害,分明是不知在什么地方获悉了天机,此番说出,众帝首怎能不惊。

  “你怎么知道传承神器的事?”居云松不敢相信的惊呼出声。

  然而,欧楚阳哪会跟他辩解,若不是为了尽快的领悟天道,欧楚阳大可以在刚才就将传承神器的器魂毁掉了。

  不过眼下,欧楚阳已经改变了主意,他不想这么快的将九大传承神器的器魂毁掉。

  九十年来的枯坐领悟天道威能,让欧楚阳自觉已经无限接近于界尊的境界。不过现在还差一些,那种突然之间来临的明悟,抑或称为契机很难找到。于是乎,当他看到居云松等人将传承神器取出来的那一刻,欧楚阳突然生起了一丝邪念。

  “借对方强大的神器之威,以战养战,在生死之中领悟天道的威能,机率恐怕要比自行感悟大的多。”

  这就是如今欧楚阳的想法。当然,他的想法绝不仅仅于此。

  紫霄门的覆灭让欧楚阳的怒火焚烧了近百年之久,这段血仇仅仅是用血来洗刷还远远不够。而如果用手中的紫焰以强大的实力将居云松等人一个一个的杀掉,将他们的依赖以久的传承神器一件一件的毁掉。这样更可以让他们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在恐惧中眼看着自己的生命慢慢的流逝,这一定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吧。”

  欧楚阳舔了舔嘴唇,杀气腾腾的朝着前方一步步的踏出,他的速度极慢,每走一步,气势便攀高一分;每踏一脚,天武空间便踩出破碎的虚空。每推进一步,都会让居云松等人的心沉到谷底。

  时间、空间、本源,三大法则开始随着欧楚阳神念的涌动,慢慢的溢出,以欧楚阳为中心,形成一个个如牢笼似的空间领域。这些领域之内充斥着浩瀚的太古玄黄真气。

  一共九步,踏出之际,轰的一声,九大空间领域强势形成。

  “什么?九个空间领域?”

  天当山外的高空中,惊人的一幕骇然的出现了。

  欧楚阳单手执刀,一步步的逼近八大帝首,每一步的踏出,他的气势都在升腾,直到九步之后,整整九个足有数千尺的圆形暗金色空间赫然形成。

  这九个空间领域,一大八小,大的将八个小的仅仅的罩在其中,而那八个小的分别罩向了八大帝首。

  以一人之力独挡一面,力敌八大帝首,欧楚阳怎么会不小心。是以刚一出手,便使出了在拓域天葩空间中领悟到的些许天道威能。

  九大空间领域极其古怪,看似暗金色光华流转,实则里面却是暗含了九大本源法则,九种本源法则融为一处,便是太古玄黄。

  “玄黄八指……”

  冷笑声与低喝声同一时间在场内炸响,八大帝首尚自陷入深深的震惊之中,陡听欧楚阳高喝出口,暗叫不好,八人一同运转功诀。

  九大空间那处最大的空间领域,是欧楚阳自身的混沌领域,此领域将太古玄黄气的天地第一本源法则应用自如,囊括之下,充分的保证着自己的空间领域随时崩溃再进而补足的可能。

  此一战不容有失,欧楚阳是抱是必杀之心动手的,其气势之强可想而知。

  第一波攻势,欧楚阳并没有用力,相反而是在九大空间中打出无数巨大的指诀,指诀生成之际,九大空间纷飞乱舞尽是欧楚阳元气化形所产生的气劲指印。

  一道道指光化身利刃,不断的朝着八大帝首追去,金戈交击的脆响顿时在天当山外的高空中响彻了起来。

  ……

  罗煜天左手握紧雷羽冠,右手执有天罚神戟。本打算出手相助的他,在看到欧楚阳施展大威能之后,赫然与居云松等八人一同,傻傻的愣在了当场。

  “怪不得,怪不得欧楚阳胆敢托大的朝自己借天罚神戟,引来居云松八人,原来他自己进境到了如此强大的地步。”

  罗煜天唏嘘不已,内心的震撼实在是无法平复。

  紫录天宫中短短三十年,虽然看似不长,可罗煜天自问自己领悟的时间法则威能绝对不下于居云松,甚至是候佩,就算是让他自傲到声称自已乃是对时间法则领悟的最透彻的人,也无不可。但是今天,欧楚阳让他开了眼界。

  九大空间领域并施,其中空间、时间、本源法则的运用精妙致极,而且欧楚阳分心九用,每一个空间领域都被他控制的极其稳固。大战颇一开始,居云松等人居然被压的透不气来,这需要多么强大的神念和元力的支持才能做到啊。

  罗煜天的双眼满是精光闪烁着,那不敢相信的神情固化在他那张充满着疲惫与刚毅的脸庞上。

  阵阵劲气扫过,罗煜天远远的凌于空中,任由那气劲罡风吹刮着脸庞,浑然未觉的有如雕塑。

  许久之后,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天罚神戟,兀自摇头一叹,心道:“若不是自己听了大人的话,与欧楚阳交好,可有今天?若不是自己坚持着顶着居云松八人的压力一直不肯出手对付欧楚阳,恐怕这天罚神戟自己也不可能得到了。”

  一想到欧楚阳当日在紫录天宫中挡下自己那瞬息的一幕,罗煜天的背后的冷汗顷刻间将长衫浸透。

  “可笑自己当初还以为没有人能够拦得住我,要是当是欧楚阳真的不顾一切想夺天罚神戟,自己能在对方的手底下走上几招?撑上多久?”

  罗煜天深感惊惧的想了半刻,终于摇头否认了自己的实力。

  “欧楚阳,他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这才仅仅数百万年啊。”

  ……

  指影如闪,泛着灿烂的暗金光华,整整九大空间领域中,皆是欧楚阳那飞过打出的指影。那指影似乎有着灭绝一切的威力和超乎想像的灵智,每一记打出都是让居云松八人退避三舍、暴退连连。

  九大神域帝首,何曾受过如此轻视,让对方一个刚刚飞升天武界只修炼了数百万年的小子以一人之力围在天当山外,这消息要是传到天武界,自己等人的面子岂不要丢光了?

  想到这里,居云松心中一发狠劲,天穹鞭猛的握紧……

  “滋~滋~滋~”

  阵阵白光如银蛇般在天穹鞭上窜流不止,大量的天地元气借由居云松的空间领域威能从外界吸收了进来,纳入到天穹鞭之中,不断的灌注着传承神器强大的威力。

  陡然间,天穹鞭突然变大,好似巨蟒,从居云松的手中飞腾而出巨蟒拧动着庞大的身躯,顿时充斥了整个空间领域之内,欧楚阳看到那巨蟒喷吐的不是毒气,而是一团团白雾状的气流,狠狠的冲击着自己的空间领域。

  分心九用,欧楚阳的确足够强大,可他毕竟不是界尊强者,居云松也不是善茬,那巨蟒出现之后,欧楚阳的空间领域开始支离破碎了起来。

  早就料到不会这么轻易的收拾掉居云松,欧楚阳森冷一笑,八道指印打出之后,飞身杀到居云松的身边,元冥血月轮与灭神金梭同时出手,在神念的控制之下,化成黑、金两道寒芒,朝着居云松杀了过去。

  “来的好。”到了这个不死不休的时刻,居云松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突然暴喝了一声,双手手指连连舞动,一道道与欧楚阳玄黄八指相差无几的气劲,轰杀了过去。

  同样是指法,欧楚阳与居云松的指劲大同小异,只是本源法则有所不同,这方面欧楚阳稍占上风。只是由于他同时催动九大空间,优势倒也不尽明显。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两人指劲相撞,倒也打了个旗鼓相当。

  “砰~”

  雄浑的气劲撞与一处,两人各自暴退数十丈开外,空间领域顷刻间化为乌有。

  居云松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欧楚阳。他本以为欧楚阳以一敌八,再厉害也不可能接下自己这一指,可谁曾想,欧楚阳的指劲居然还是这么变态。若不是他自己用上了全力,意欲将欧楚阳格杀在当场,恐怕这一指自己都会吃夸。

  “好厉害的小子,本帝真是后悔当初不如早早的将你杀掉,如今造就了你这个祸患……”

  居云松的脸色变了数变,终究是难以平复心中的震撼。

  受了居云松一指,欧楚阳也是五内翻腾,但由于恨由心生,其气势不见减弱反倒再度攀升。阴沉的看着居云松,欧楚阳舔了舔嘴唇,玩味之心消失全无,眼中只有恨意。

  “居云松,你这个老匹夫,称本宗不在居然借界尊之力毁我毒君塔,杀我紫霄弟子,这个仇今天你就一并还了吧。”

  嗜血的双眸暴射出点点寒光,欧楚阳恨声出口,身形再度变化。

  “咻~”

  悄无声息的,居云松只觉得眼前一花,欧楚阳的身形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瞬移?”

  ……

欢迎大家访问:萝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novel.com/book/16354/1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