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小说:加特帝国 作者:机械化粗实才 我要报错
  教廷的工作效率非常高,皇廷魔法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修复。

  真主教的人,已经过来破坏好几次了,虽说都是偷偷摸摸的,但这个时候谁还不知道谁啊?就差明说了。

  要不是亡灵,不断的侵袭帝都,估计这会这两方人早就打起来了。

  加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离那个皇廷魔法阵的中心远远的,加特可不想被殃及。

  加特正在临时军部里看战报呢?突然地面震颤,战报散落一地,加特都分不清哪个看过,哪个没看过了。

  加特叹了一口气,准是真主教的人又来破坏了,这真是频繁啊!

  卡立德腓烈小跑了进来,跑到加特面前,没等他开口,加特就说道:“我已经知道了。”

  “王首,那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不管。”

  “王首,这不管可不行啊!眼下只是一些民众生病,如果让病情扩散,我们的士兵也会生病的。”

  加特这才意识到是自己想当然了,卡立德要说的,跟自己想的,完全就是两码事。

  跟亡灵作战,生病也不是很奇怪的事,亡灵身上的气息,会影响人的健康。

  “现在生病的民众多吗?”

  “已经达到了上千人。”

  “我们的士兵呢?”

  “应该也有几十个。”卡立德腓烈,并不知道具体的人数,现在这么乱不好统计,他只知道一个大概的人数。

  上千人几十个,这比例已经超过了十比一,加特越想这个比例,就越不对劲。

  按理来说,士兵跟亡灵接触的机会更多,要生病也是士兵先生病啊!怎么可能是民众先生病呢?

  就算民众的体质会比帝国的士兵弱,但也不至于形成这个比例啊!

  “带我去看看。”

  “王首,你还是别接触那些病人了,你要是生病了,那真就坏事了。”

  “卡立德,你别忘了,我是教廷的圣子,他们不会让我有事的。”除了教廷这个倚仗之外,帝都之内还有一个别西普。

  有这两个倚仗在,加特想有事都难。

  “那好吧!请王首跟我来。”

  此时帝都里的病人,已经被隔离了起来,加特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晕倒了,身体发热口吐白沫。

  加特多少是具有一些医学常识的,加特看得出来,这些病人不像是被亡灵影响的。

  身体发热,很明显是免疫功能下降导致的,要是被亡灵影响了,只会身体慢慢变凉,这是两者最大的区别。

  难道是什么病毒感染,加特这个二把刀,也是搞不懂了。

ag电脑客户端  “简单的隔离不行,要保持卫生的干净,这些病人使用过的东西就地燃烧,不能流出去,四周撒上一些石灰粉火药什么的….”加特把自己能想到的,都说了出来。

  “我明白了,我这就安排。”

  加特:“这种小事,就不用你亲自出马吧!”这件事的确棘手,但相对于战事来说,的确是小事。

  “我手下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要知道破船还有三千钉呢?这卡立德腓烈怎么看都比破船强啊!

  卡立德腓烈:“这是事实。”

  “帝国士兵的死伤已经这么多了吗?”加特一直都知道帝国士兵的死伤不少,但没想到会这么多。

  “我的人不是都死了,是他们都走了。”

  走了?能去哪呀?这帝都四周被亡灵围得水泄不通。

  “你给我说清楚。”

  “没什么,交易罢了,我交出了兵权,换取了家人平安。”

  加特就更糊涂了,“你家人的平安,不是我给的吗?”

  “王首,有些事,不是你说就算的,其他贵族也不会干看着。”

  加特这就明白了,私下底的交易,不成文的规矩,“下回有事说清楚,把交出兵权说成走了,估计也就你了。”

  “….”卡立德开始安排病人了。

  加特匆匆看了几眼也就回去了,加特是不怕被传染,但也不想被传染。

  蒙希迎面走了过来,加特有意识的让开了一段距离。

  “加特,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我还能打你不成。”

  加特心想,这事还真说不定,加特离蒙希远点,也是为了蒙希好,加特刚从隔离区回来,怕把蒙希传染了。

  “我脏。”

  “脏?你就洗澡吗?这皇廷里不缺水,对了,我刚才遇到芙罗狄了,她在找你。”

  “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加特急忙洗了一个澡,然后去找芙罗狄,“什么事啊!”加特也有好几天没看见芙罗狄了,这芙罗狄可比加特忙多了。

  “我发现了真主教的一个秘密。”

  “这么说你去南城了。”

  “对,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南城。”

  最近帝都里发生了很多事,南城相对安静,也没有什么事发生啊!

  加特:“我不明白,是什么驱使你去的南城。”

  “其他方向太危险了,我不方便行动。”不是芙罗狄想去南城,而是就当下的环境而言,芙罗狄只能去南城。

  至于有没有收获,芙罗狄也在赌。

  “你说说那个秘密吧!”

  “我发现塞勒斯进入了南城。”

  “最近真主教和教廷摩擦不断,塞勒斯进入南城,也说得过去吧!有些事总是要解决的。”

  芙罗狄摇了摇头,“在教廷和真主教没有发生剧烈冲突之前,塞勒斯就已经进入了南城。”

  “那你怎么之前不跟我说。”

  “我也是才发现的。”芙罗狄可是第一时间就过来跟加特说了。

  加特:“你的意思是塞勒斯背叛了教廷。”

  “有这个可能。”

  “目前这个秘密,有多少人知道。”

  “七八个人吧!”

  加特:“除了你我之外,另外几个人可靠吗?”

  “不算。”芙罗狄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

  加特点了点头,“一会你把戈培尔带过去,把这几个知道秘密的人解决了。”这个秘密,那真是可大可小,加特还不想让它流传开来。

  而死人,是最能保守秘密的。

  “知道了。”

  塞勒斯有可能跟真主教的人勾结,这个世上,真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站在位置越高,这做人就越没有节操。

  ……………………

  帝都的病情,并没有因为隔离,就停止扩散,反而愈演愈烈了。

  已经有上万人生病了,这上万人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哪怕在人员拥挤的帝都中,已经引起了各方的重视。

  包括真主教和教廷,这两方都派人过来询问了。

  加特想到了一个词瘟疫,瘟疫可以看成是一切传染病爆发的统称,这病情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加特直接找来了施拉姆和皮各布,这是大事,当然要一起商量了。

  “施拉姆,我们教廷这边,能否治好这个病。”

  “我让人试过了,不行。”这个时候施拉姆,也没有隐瞒,这个病情的确很棘手,有一些教廷人员也被波及到了。

  加特看向了皮各布,“真主教这边呢?”

  “没什么办法,只能杀。”皮各布的方法,就是最残酷的方法。

  但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啊!谁又能知道,这病有没有潜伏期。

  “你们两个也好好想想吧!这个病情有可能比外面那些亡灵还要可怕。”

  亡灵是看得到的,可这病情却是看不到的,杀人于无形啊!

  现在已经开始死人了,加特相信在这之后,因这个病而死的人会剧增。

  “我会重视的。”施拉姆少有的赞同了加特的说法。

  “我这边也会。”随着皮各布的开口,三方达成了共识。

  施拉姆和皮各布很快就走了,没有办法解决这个病情,留下也没用啊!

  加特闭上了眼睛,“神抵,你知道帝都内扩散的病情吗?”

  “我知道,这是我弄出来的。”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教廷和真主教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是别西普这个深渊恶魔做的,就说的过去了。

  加特:“神抵,你杀了这么多人,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啊!”加特就是想阻止别西普杀人。

  “我没有杀人,那些死去的人,不过是假死而已,他们很快就会苏醒的。”

  加特不相信,别西普会做无用功的事,这里面应该是大有文章。

  “他们苏醒之后,跟他们之前有什么区别。”

  “他们会变成我的战士。”

  大手笔,别西普真是大手笔,想想别西普最近做的事,加特有了一个猜测,“这应该跟神抵那个坐骑有关吧!”

  “它是我的坐骑,也是我的军团。”

  “神抵,你也知道,我手下有一些人,我不想他们有事,你看你能不能…”

  “不能。”别西普知道加特是什么意思,但他真的不能,因为坐骑现在所做的事,是不可控的。

  别西普,也不知道,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加特:“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我的坐骑不会伤害你,让你的人留在你身边,是最安全的。”

  无形之中,加特就成了护身符,这是好事,至少加特不用担心自己,还可以保护身边的人。

  “谢谢神抵,你有什么吩咐吗?我都可以做。”

  “不要让人毁坏那些假死的人。”

  ............................

  帝都的病情,并没有因为隔离,就停止扩散,反而愈演愈烈了。

  已经有上万人生病了,这上万人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哪怕在人员拥挤的帝都中,已经引起了各方的重视。

  包括真主教和教廷,这两方都派人过来询问了。

  加特想到了一个词瘟疫,瘟疫可以看成是一切传染病爆发的统称,这病情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加特直接找来了施拉姆和皮各布,这是大事,当然要一起商量了。

  “施拉姆,我们教廷这边,能否治好这个病。”

  “我让人试过了,不行。”这个时候施拉姆,也没有隐瞒,这个病情的确很棘手,有一些教廷人员也被波及到了。

  加特看向了皮各布,“真主教这边呢?”

  “没什么办法,只能杀。”皮各布的方法,就是最残酷的方法。

  但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啊!谁又能知道,这病有没有潜伏期。

  “你们两个也好好想想吧!这个病情有可能比外面那些亡灵还要可怕。”

  亡灵是看得到的,可这病情却是看不到的,杀人于无形啊!

  现在已经开始死人了,加特相信在这之后,因这个病而死的人会剧增。

  “我会重视的。”施拉姆少有的赞同了加特的说法。

  “我这边也会。”随着皮各布的开口,三方达成了共识。

  施拉姆和皮各布很快就走了,没有办法解决这个病情,留下也没用啊!

  加特闭上了眼睛,“神抵,你知道帝都内扩散的病情吗?”

  “我知道,这是我弄出来的。”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教廷和真主教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是别西普这个深渊恶魔做的,就说的过去了。

  加特:“神抵,你杀了这么多人,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啊!”加特就是想阻止别西普杀人。

  “我没有杀人,那些死去的人,不过是假死而已,他们很快就会苏醒的。”

  加特不相信,别西普会做无用功的事,这里面应该是大有文章。

  “他们苏醒之后,跟他们之前有什么区别。”

  “他们会变成我的战士。”

  大手笔,别西普真是大手笔,想想别西普最近做的事,加特有了一个猜测,“这应该跟神抵那个坐骑有关吧!”

  “它是我的坐骑,也是我的军团。”

  “神抵,你也知道,我手下有一些人,我不想他们有事,你看你能不能…”

  “不能。”别西普知道加特是什么意思,但他真的不能,因为坐骑现在所做的事,是不可控的。

  别西普,也不知道,下一个遭殃的会是谁?

  加特:“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我的坐骑不会伤害你,让你的人留在你身边,是最安全的。”

  无形之中,加特就成了护身符,这是好事,至少加特不用担心自己,还可以保护身边的人。

  “谢谢神抵,你有什么吩咐吗?我都可以做。”

  “不要让人毁坏那些假死的人。”

  “我明白,我这就吩咐下去。”

欢迎大家访问:萝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novel.com/book/2507/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