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个周一的早上,又将上一节老姚的魔咒课。

  两天的周末假期转眼即逝,却毫不困难的让大家沾染上了节后综合症,再加上校工委不知抽哪门子风,昨晚来了一场倒春寒,呼啸的寒风刮了一个晚上,把阳台上的玻璃窗撞的叮咣乱响,仿佛一首粗犷的催眠曲,以至于大早上宿舍里所有人都不受控制的瘫软在被窝里。

  最终还是萧大博士意志较为坚定一丢丢,挣扎着披上了袍子,顺便帮忙拽开郑清的帐子,拽掉郑清身上的被子,拽着他一起去做早课。

  郑清吧嗒了一下苦涩的嘴巴,耷拉着眼皮爬起身,洗漱完毕,冷不防听到旁边辛胖子床铺里传来的中气十足的呼噜声,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呼啦一下扯开了阳台上的窗帘。

  已入三月中旬,清晨的太阳多了几丝刺眼的感觉,再加上昨天晚上寒风吹了一宿,将半空中的云朵都吹了个一干二净,让阳光来的愈发爽利了一些。

  由于迪伦平日睡觉都躲在他那口大棺材里,所以现在宿舍里唯一会受到阳光侵害的,就只有辛胖子了。

  胖子被窝里那个中气十足的呼噜声戛然而止。

  但出乎郑清意料,还有一个稍显细微的呼噜声仍旧意犹未尽、断断续续的响着。郑清眨眨眼,立刻反应过来,那第二个呼噜声应该是肥猫团团的声音。

  因为胖子手边零食充裕,而且他把自己的床铺捯饬的异常舒适,所以团团多半的时间都会耗在胖子的床铺间。

  “我要继续冬眠,莫要打扰我。”辛胖子扯了扯下巴处的被子,扯到了额头处,以遮挡刺眼的阳光。

  郑清正诧异胖子脾气为何变得这么好的时候,胖子含混不清的声音便重新从被窝里传了出来:“队长大人,看在同袍之谊、同学之情的份上,麻烦回来的时候给你亲爱的猎手带点早餐……我谢谢你了啊。”

  听到‘早餐’两个字,肥猫团团的呼噜顿时熄灭,随后跟在胖子话语后慵懒的‘喵’了一下,意思是它也要吃。

  郑清冷笑两下:“额,似个杀手,莫得感情。”

  被窝蠕动了几下,胖子挣扎片刻,最终没有挣脱那道强大的封印,无奈的咕哝道:“今晚我带队,去搜。”

  这句话没头没尾,却并不影响郑清理解。

  鉴于近期学校形势复杂,为了尽可能快的找到刘菲菲的大蛇以及那头莫须有的无面怪,昨晚郑清等人商量后,决定从这周起,每天晚上都进行搜查——鉴于周一到周五学业紧张,宥罪猎队采取了轮班制。

  虽说轮班,但因为人手不足,难免有人多值一晚,有人少值一晚。因为郑清是猎队队长,所以他不得不捏着鼻子多辛苦一下,而且预定的周一晚上也是他值班。

  此时听到胖子愿意代替自己今晚辛苦,郑清顿感欣慰。

  这也让他稍稍有点不好意思,忍不住劝了胖子一句:“你不可能一直睡下去的,上午还有老姚的课,终归要起床。”

  “起床,终归要睡觉,”胖子在被窝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懒洋洋抱怨道:“毫无意义。”

  “这话听着就像有人说‘既然你要呼气,那么吸气有什么意义’一样滑稽。”已经换好长袍的萧大博士讥讽道。

  郑清唯恐两人多掰扯几句,把胖子折腾清醒过来,连忙压低声音打断道:“我们稍后可能会去湖边转转……如果你起来我们还没回来,直接去教室就好。”

  被窝里传来一声朦胧的回答,片刻之后,胖子与胖猫的呼噜声便此起彼伏,重新在寝室里响了起来。

  郑清将手中的护肤霜递给小精灵后,紧了紧袍子上的腰带,推开门,叹气道:“他真的只是蓝巨人吗?我总觉得他身上或许有熊罴精怪之类的血统……”

  “或许。”萧笑跟在郑清身后,将衣领树的高高的,整张脸躲在里面,瓮声瓮气的说:“巫师世界发展这么久,谁知道自己血脉上衍几十代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存在?”

  “也许我应该抽一点胖子的血液,下次去蒙特利亚实验室的时候托学长帮忙检测一下。”郑清走出宿舍山,登时打了个寒颤。

  虽然过了一夜,外面的寒风变小了许多,但与前几日相比,仍旧凛冽异常。骤然感到室外如刀割般的寒风,任谁也感觉难捱。

  “学校为什么要这么折腾人?!”年轻公费生哀嚎一声:“意思意思不就行了吗?!”

  “因为这周五就是春分了。”萧笑的脑袋躲在衣领后面,声音夹杂着风声,听着不是特别清楚。

  “什么?”郑清侧起耳朵,叫道。

  “这周五就是春分了!”萧笑把衣领向下扯了扯,提高嗓门叫道:“气象监那边还积攒了好多冬天的气象珠,有的品质接近崩坏了……如果不趁着春分之前把它们都用掉,就浪费了。而且还会降低这批值班员的评分。”

ag电脑客户端  气象珠是气象监用来控制学校气候的法器,只有拳头大小,形状类似郑清小时候玩过的雪花球。只不过与雪花球不同,气象珠里不仅仅有‘落雪’这一种气候,还有‘风’‘雨’‘雷’‘电’等诸多类别。即便是‘风’一类,就有‘微风’‘狂风’‘寒风’‘暖风’等数十种气候变化,不一而足。

  每年一月份的时候,校工委都会根据上一年气候变化的‘结算’与下一年气候安排的‘预算’申请数目种类不一的气象珠,用来调节布吉岛上的气候。

  萧笑所说的‘气象监积攒了许多冬天的气象珠’,就是指预算没有用完,在节前突击使用的状况。

  “原来太阳下面真的没有什么新鲜事呐。”郑清感慨着,摇摇头,最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脑袋缩进了衣领中,袖着手,匆匆向飞苑赶去。

  今天早上起床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如果再不抓紧一点,飞苑里好一些的晨练地盘就要被别人抢光了——对于这点,他毫不怀疑。

  毕竟这里是第一大学,有辛胖子那样的懒虫,但更多的是勤学苦练的年轻巫师。

欢迎大家访问:萝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novel.com/book/2510/1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