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着一双灵动大眼的鱼头看着有些奇怪。

  头也不如普通鱼的扁平,反而菱角分明,四根长须分布鱼嘴两侧,让这大白鱼显得比较仙气。

  很显然是条变异了的灵鱼。

  森寒尊者伸手,将大鱼凭空摄到手中,不顾大鱼的挣扎,伸手在它银线更明显的背脊摸了摸。

  又摸了摸。

  咽了咽口水。

  大鱼颤抖挣扎,大眼中满是委屈。

  “师尊!白玉是雌鱼!”

  一道袍女人浮云而至。

  看到绝色姿容,沉静大气的二弟子来了。

  尊者遗憾的将白色大鱼放回池中,他没想过要吃徒儿养的灵鱼,只是看一看,摸一摸,过过馋瘾罢了。

  他可是尊者!

  寒玉仙子忙再次施展禁制将白玉寒池上方封禁。

  那警惕的模样让森寒尊者一阵无语,当他没吃过......咳,好像真的没有吃过这种鱼,有点想试试......

  “白玉是小真的救命恩人!”

  寒玉仙子冷淡的再次强调。

  “哈哈!小寒儿太小看为师了,为师怎么可能真的对白玉下手,真要下手,你以为白玉还能存在?”

  寒玉仙子不容所动的看着他。

  笑声渐小......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欣喜的声音:“师尊!您回来了!您想到怎么让鱼快速恢复半截躯体的办法了?”

  清亮的声音清晰无比。

  森寒尊者面色一下子放冷。

  冲刚刚飞近的大弟子云雾真人怒斥:“什么恢复不恢复的,闭这么久还没有晋级,太给本尊者丢脸了!”

  随后,手一招。

  将离得较远的小弟子云真接了过来。

  沉稳又和蔼的问:

  “不错!离金丹只有一步的距离,这不是单靠闭关能产生灵机的,先别忙着闭关,跟为师去大罗一趟!”

  大罗?

  白袍少年容貌不复当年的稚嫩,俊逸清爽,听到大罗脑中闪过了他对大罗印象最深刻的......

  一只小小的鞋底......

  他不由自主的摸上了脸。

  “弟子给师尊丢脸了!”

  云真沉稳的向师尊行礼,他的修为在进入筑基后,增涨迅猛,不到五年就从筑基初期到了筑基圆满。

  可惜,又三年过去了。

  他卡在筑基圆满不得寸进,离金丹期永远有着一步距离!

  “我们这一支功法与其他传承不同,我们修炼破关慢,但修为比正常同阶扎实,每到一阶关卡都需要一次心境上的历练!”

  正经起来的森寒尊者气质豪雄浩瀚,令人心折。

  仿佛一片无尽雪山与无边森林。

  生机与寒冷交融。

  “六阶以前越阶战斗对我们是最基础的操作,不要急!本阶无敌才是我们这一系传承的最终目标!”

  尊者豪迈的笑道。

  不待二弟子再次吐槽他,他快速说了目的:“准备一下,将该收拾的收拾带上,回头我们去大罗......”

  跟世家派的尿不到一个壶里。

  只能抱紧平民派中雅风大尊者他们这一系两位大尊者阵营的大-腿了。

  他怀疑雅风大尊者想投靠大罗。

  所以......

  “啊?”

  云雾真人茫然,师尊准备带我们换地方混饭吃了?师尊终于将宗门内的尊者们全部得罪完了?

  但这么快就叛宗,他还没有心理准备......

  “师尊!我要去!我想去大罗见一个人!”云真一脸认真的冲师尊要求。

  “好!”尊者问都不问,就应了。

  他的弟子一向不多,从前有五人,死了两人,现在只有三人,只要将三个弟子带上了,去哪里都好安置。

  大罗不好混,大不了去海外,去域外,去......

  树挪死,人挪活。

  他对五行宗还真没有死忠的心态,以前不过不想赌,更不想让弟子们失去好歹还算安稳的修炼环境。

  但现在......

  不管是大罗多了位至强者,还是五行宗派系矛盾终于彻底暴发。

  五行宗都不再是安稳之地。

  “师弟想去见心上之人?”云雾真人一脸好奇的追问,听到心上人几个字,寒玉仙子也看了过来。

  森寒尊者也保持着矜持沉稳,目光瞟向了小弟子。

  二十多岁了,春天来了?

  “不是!”云真忙否认!

  随后他正色道:

  “我上次大罗之行,受挫于二人之手,这次希望能进行一次堂堂正正的交手,以解我心中之结!”

  一次败于同阶武修之手,他不服。

  认为是环境压制之过!

  一次被个力大的可爱小娃娃踹晕险死,他一想到当初的发蠢,不管是装鬼吓人还是对小孩子没有警惕。

  脸红无比。

  根本释怀不了。

  可能时间再长点会淡化。

  但此刻卡在晋级金丹的关卡,他怀疑是当年心结凝于心中。

  “八年时间,当年的武修大概最多四阶,这一点,为师会留意的,我们可以直接向大罗申请切磋......”

  森寒尊者也猜测小徒儿卡晋级的原因。

  “另一人是谁?”

  森寒尊者大概知道小徒儿云真八年前的大罗历练之旅过程,似乎是与人交易过程中被审异司的发现了。

  交手受伤。

  后又阴差阳错险死,被一条大白鱼所救......

  若非如此,他想吃一条鱼,就算二弟子将之藏得再牢实也能吃上,看在小徒儿份上,他只能忍了。

  “当年力气很大的一个小孩,现在大概十四岁左右了......”

  云真努力回忆,那石室内的一切在脑中清晰再现......他没看到他师尊和师兄师姐们突然沉默了下来。

  并用古怪的眼神看向他。

  现在十四岁?

  八年前不就六岁?

  小徒儿(小师弟)当年还被一个六岁的娃娃欺负了?!

  尊者强大的自制力让他保持住了平静神情,寒玉仙子眉头皱起,似乎在思考什么,只有云雾真人一脸像是被雷劈了一般。

  好一会儿他才喃喃道:

  “所以......你准备在师尊的安排下,将......他们揍回来?”

  他怎么不知道自家小师弟如此的无耻不要脸?

  这特么是人干事!?

  他瞪大了眼,看向自家师尊。

  他再闯祸,也不过揍一下同阶同一辈的宗门内外修士,小师弟他要带家长欺负人家小孩啊!师尊你肯定不会......

  “可以!”森寒尊者思量着。

  以他的实力身份愿意去大罗混个大供奉的位置,大罗方面应该不介意让小徒儿的心结者来与他交手两场,最多受点皮肉之苦。

  他丢点面子换徒儿晋级金丹,还是合算的。

  “师尊!?”云雾真人震惊了。

欢迎大家访问:萝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69novel.com/book/61194/1249/